暴民灭火器 小说连载 新星 第八章 公交车事件(8)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 17:15 来源: TIAN-YA-BBS 栏目: 娱乐新闻 点击:

小说连载 新星 第八章 公交车事件(8)  SUV轰然撞破卷帘门,冲到了停车场外面,十多个暴..

  SUV轰然撞破卷帘门,冲到了停车场外面,十多个暴民四散逃逸,明经野一路高速,转弯带着漂移冲出小区。警车就停在不远处,明经野却毫无换车的打算。这一路上还不知要面对什么,还是一时掩饰一下警察的身份微妙,如有需要,一身警服和警官证件也可证明身份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后排的胡凯向小保安问道。
  “刘营,刘伟是我表哥。”
  “你表哥到底在哪学的催眠?”
  “说是催眠也可以,不过我觉得更像是一种异能。”刘营犹豫着说。
  “异能?”胡凯笑了:“你怎么坐在警车里还胡说八道?”
  “胡凯,让他说。”明经野说。
  “我哥说他能控制别人思想时,我也不信,还嘲笑了他。他有些恼火,便死死盯着我,我的手脚不由自主动了起来,他微微一笑,我便趴在地上学起了狗叫。过了整整一天,我才从中苏醒。那时我就觉得我哥哥有异能。”
  “这不就是催眠么?”胡凯说。
  “不是的,我查了书,被催眠的人多半处于浑噩状态,不知自己在做什么,可我以为自己是狗的时候,却全然不觉有什么异常之处。对了,我哥哥也和我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,装成是狗。”
  “像是‘思想钢印’。”后排的小刘说。
  “你说什么?”明经野皱了皱眉头。
  “思想钢印。是一个科幻小说里提到的概念,可以理解为一种被植入的‘念头’。”小刘解释道。
  “嗯,我也是这么理解的。似乎刘伟能将某种执念根植在别人心中。刘营,你刚才说,你学狗的时候,你哥哥也学狗?”
  “没错。”刘营说。
  “唔。”明经野稍加思索后说:“我有个猜测——我们首先假设刘伟确实拥有嫁接执念的能力,那么嫁接执念的前提就是刘伟自身也产生相同的执念。”
  “明队,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——如果想让社区里的居民仇恨警察,那么刘伟首先需要在自己脑海中形成这样一个执念?”罗三子说。
  “我是这么猜测的。不然他为什么陪刘营学狗?”
  众人想不出其他解释,纷纷赞成明经野的思路。车内一时陷入安静,大家各自思索消化,越想越觉得古怪,但没有一个人萌生退意——胡凯是个五大三粗的爷们,从来不信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, 他现在只想逮住刘伟问个究竟;罗三子一向凶悍,别说一个玩催眠的,就是十个他也毫不胆怯;小刘则是兴致勃勃,兴奋异常,他对刘伟的‘催眠’非常感兴趣,只想早一秒见到本人;至于明经野,无他,只想抓人了案,什么催眠不催眠的,他丝毫不感兴趣。
  四人各怀念头,驱车行驶半小时后上了高速,直向金水市而去,马上到收费站时,明经野发现前方车辆突然开始减速,接着纷纷停了下来,看来是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路况不佳。明经野暗骂该死,下车去看,只见一群人团团围住一辆车,那车前端撞在了路边,车胎爆了,车盖也掀开了。明经野皱了皱眉头,一边嘴上嚷着“警察”一边推开众人挤了进去,只见那辆车的司机瘫坐在驾驶位,口吐白沫两眼无神,明经野转身大吼,让围观群众散开腾出空间,然后把把人从驾驶位拉了出来,按在地上开始实施急救。
  这时罗三子他们也赶了过来,劝退了周边围观群众,做起了临时的安全警察。这边明经野一阵急救,那出了车祸的司机缓缓醒了过来,谁知睁眼才一看到明经野,就伸出双手钳住了明经野的脖子,明经野大惊之余也不含糊,反手一拳将刚刚救醒的司机打得几乎晕了过去。那司机已经有进气没出气了,两手却仍死死抓着明经野脖子,明经野一怒就要再给一拳,却听从远处喊着跑来:
  “哥,你怎么在这啊!?”
  明经野一愣,感情这家伙就是刘伟!于是变拳为掌,按住了刘伟肩头,将他两臂力量瞬间卸去。刘伟软绵绵地松开了两手,明经野顺势握住他手腕,刚要掏手铐想要扣住,身后却突然传来一股大力,身体不由自主向前扑去。回头一看,原来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退了自己一把,刚推开自己,就伸手拉起刘伟。除此之外,周围司机和同乘的人都面露恶意,围成一圈将明经野等人困在中间,就连刘营那小子也露出了恶意。明经野登时明白过来——原来刘伟马上被自己制服之时,竟将附近的司机尽皆催眠!
  四人大惊失色,纷纷聚在一起面向敌人。明经野粗略估计了一下人数,大约二十上下,心道如果来硬的恐怕要两败俱伤,便吩咐道:“不要起冲突!”
  “我们怎么办?”胡凯举着电棍,是不是按动开关,使电棍发出噼噼啪啪的恐怖的电流声,周围人果然畏惧,一时不敢上前。
  “先保护好自己,我们是在高速公路上,没有可以逃的地方,要划地为营,以守为攻。”明经野说着,也掏出了电棍举在手中。
  罗三子有些烦躁,明经野看他跃跃欲试的样子,赶紧吩咐道:“罗三子,看看这辆车能不能发动!”
  明经野指的是刘伟的小轿车。那辆车车头已经撞歪了,但钥匙还插在上面,罗三子听命跳进车里,拧了拧钥匙,发动机根本不响,于是喊道:“明队,这车子废了。”
  “修一下!”明经野说。
  罗三子听了一时语结,他又怎么知道如何修车?但明经野的话他又不敢不听,只好在车里捅咕了起来。
  这时明经野从人群中觑到刘伟身影,只见他孤零零坐在地上,左手扶着右臂,似乎伤到了骨头,两只腿也不自然地摊在地上,只怕站起来都成问题。明经野大感放心,因为就算己方人员无法脱困,他刘伟也无法脱逃。但让明经野担心的是,刘伟脸上充斥着剧烈的怨毒之色,那表情明经野见过几次,都是死囚犯临终前独有的表情。
  “明队,叫支援吧!”小刘建议。
  “不行!”还没等明经野回答,胡凯便已大吼道:“我们三个执勤,还从来没叫过支援!”
  小刘一愣,半晌才说:“可是……”
  却听明经野说:“小刘,先不急,他们虽然人多势众,但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市民,对咱们构不成威胁。”
  这时暴民中走出一个大汉,手里拎着一个小型灭火器,管口正对着明经野他们。明经野心道不好,连忙低头躲避,只听呲呲声响,灭火器喷出大量白色干粉,糊在了众人身上。这时正在车里捅咕的罗三子大吼一声,手里大号手电筒甩了出去,正中灭火器大汉眉角。那大汉哎呦一声松手捂住额头,手里灭火器掉在地上。与此同时,胡凯抢身而上去夺灭火器,暴民中也冲出三五个同时抢夺,两方人几乎同时到达,狠狠撞在了一起。胡凯和那几人缠斗起来,电棍非但发挥不了作用,甚至还有被夺走的可能。明经野见情势紧急,再也不顾其他,按动电棍捅在一个暴民后背,瞬间挨在一起的人同时连电,一团人哆哆嗦嗦松开了手。明经野松开电棍,从中拉回胡凯。胡凯摆手示意自己没事,明经野心道抱歉了兄弟,却听小刘喊道:“明队,小心!”
  原来适才的一番争斗激发了暴民的怒意,这时二十多人纷纷冲来。明经野心一横,招呼道:“别他妈修车了罗三子!”
  只见罗三子从车里钻出,骂骂咧咧又嘿嘿直笑,手里电棍像是坏掉的灯泡般一暗一亮,宛若厄运的报警器。明经野说你们别怪我狠心,要怪就怪那刘伟吧!两伙人冲撞在了一起,罗三子下手狠辣,电棍捅来捅去,专往人家要害处下手;胡凯适才吃了亏,这时气力大发,三五个暴民也不是他对手;小刘虽然瘦弱,但一对二、一对三也不至于落在下风。暴民们则从车里抽出灭火器、扳手等工具充当武器,发起狠来也不容易小觑。然而打着打着,众人却觉奇怪,怎么一开始叫嚣不止暴民们隐约有些溃散的意思了?
  “先停手!”明经野向后一跳,脱离战圈。
  警官们听命后退,只听高速公路上一片哀嚎,受伤的群众们抱着昏迷的亲朋痛苦起来。人群之中,刘营抱着刘伟,眼泪决堤般涌出。
  “哥哥,我错了,哥哥,你快醒过来啊!”
本文标题: 暴民灭火器 小说连载 新星 第八章 公交车事件(8)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kknewsw.com/f/gl/20200522/136142.html
上一篇:自己的是在 极其心疼每天晚上吃完饭之后就去跳广场舞的女子。。。。。。 下一篇:包袱相声 剧场关闭转行直播MC,离开德云社的高晓攀现在什么路数?
Top